点击关闭

演奏带来-盛中国的夫人濑田裕子与吕思清、刘云志等小提琴家共同登台

【足球教练猥亵队员】

“弦之彩”篇章中,曾受盛中國提攜的陳允、謝楠、劉雲志、呂思清四位著名小提琴家依次登臺。音樂會終曲,瀨田裕子和七位小提琴家帶來了被盛中國無數次奏響的《梁祝》,這些小提琴家橫跨了三代人,既包括盛中華代表的老一輩藝術家,也有呂思清、劉雲志、謝楠等琴壇的中流砥柱,更有何暢等正在迅速成長的年輕一代。

“弦之情”篇章里,盛中國的胞妹盛中華帶著女兒盛小華遠道趕來。盛中國的父親盛雪是我國著名的小提琴教授,母親朱冰是聲樂教育家,他們養育了11個兒女,其中10人從事音樂,9人拉小提琴,盛中國是家中長子。盛小華特意帶來了小提琴“蘇珊娜”,這把琴是盛中國使用過最多、也最喜愛的小提琴之一。“幾年前大舅動過手術後,有些時候不能演奏,我就用了這把琴替他登臺。”盛小華說,盛中國提醒多年在國外學習生活的她一定要演奏中國作品。帶著這份囑托,盛小華演奏了馬思聰的《思鄉曲》和陳鋼的《金色的爐臺》。

暖黃的燈光下,一圈潔白的百合花環繞著舞臺。正對著觀眾席的大屏幕上,盛中國先生嘴角噙笑,手裡拿著一生都不曾放下的小提琴,還是記憶中優雅隨和的模樣。

場燈漸暗,一段《沉思曲》緩緩奏響,輕柔哀婉。在劉雲志和瀨田裕子合奏的琴音里,飽含思念和敬意的音樂會正式開始。“弦之愛”、“弦之情”、“弦之冀”、“弦之彩”,整場演出的四個篇章,每一首曲目、每一位演奏者都帶著盛中國的一個故事。

一把小提琴,一架鋼琴,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,盛中國和瀨田裕子就這樣同台32年。直到現在,瀨田裕子還清楚地記得,兩人合作的第一曲是弗蘭克的《A大調奏鳴曲》。昨天音樂會上,年輕的小提琴家何暢與鋼琴家郝楠在“弦之愛”篇章中演繹了這部作品。“那個時候,我們還沒有見面。”提及往事,瀨田裕子哽咽的聲音里仍然聽得出追憶愛人的溫柔甜蜜,“中間的聯繫人告訴我,他想讓我彈弗蘭克《A大調奏鳴曲》。我知道他要用這首曲子來考驗我,因為弗蘭克寫的鋼琴伴奏很難。我還沒完全練好,他來了,到我家裡跟我合這首曲子的第一樂章。那天下著大雪,但我們都能感受到音樂中的那種溫暖。”

著名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國去世一周年,在盛中國生前登臺最多的中山公園音樂堂,人們再次為他而來。昨天下午,盛中國的夫人瀨田裕子與呂思清、劉雲志等小提琴家共同登臺,用一場“永恆的愛”紀念音樂會遙寄思念。

呂思清透露,所有演奏家都參加了這場音樂會的曲目安排,“裕子老師提前把盛老師喜歡的作品發給我們挑選。”比如,呂思清挑了《牧歌》和《D大調波蘭舞曲》,謝楠挑了《漁舟唱晚》和《天鵝》,劉雲志則帶來了《沉思曲》和《查爾達什舞曲》,“最後我們一起演奏《梁祝》,這是中國小提琴最著名的作品,也是盛老師生前演奏最多的作品,還有一重意思是,我們想一起為中國的小提琴事業繼續貢獻自己的力量,我想這也是盛老師最希望看到的。” (記者 高倩 方非攝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