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关闭

第一联播-我几乎都不知道这个世界有电视的存在

【杭州在建罐体爆裂】

都二十多年了,現在播放這段視頻,我依然從頭看到尾。在他的娓娓道來中,幾乎所有人都像在靜靜的課堂里聽講一樣,認識著、思索著、咀嚼著。十一年前,我和愛人過60歲生日時,他用同樣的聲音為我們的小小紀錄片解說,用的還是《動物世界》的語調,講述我們倆:“一山居然容了二虎。”

大叔,一路走好。(作者:薑 昆,系著名相聲演員)

寫到這兒,眼淚嘩嘩的。我不想寫趙忠祥如何寬厚、如何平和、如何無私地提攜後輩、如何註重朋友的交往、珍惜友情……我只想用圈內人習慣的稱呼說一聲,趙“大叔”,這個世界不會忘記你。

趙忠祥 資料圖片【追思】趙忠祥老師走了。1月16日,著名播音員、主持人趙忠祥因病在京去世,享年78歲。這一天,也是他78歲的生日。

1978年底,趙忠祥成為《新聞聯播》第一位出鏡播音員,並力主引進提示器。在1979年的《新聞聯播》中,趙忠祥第一個使用了提示器播報。那個年代,中央電視臺的《新聞聯播》是最大的媒體窗口,大家天天見,趙忠祥的分量自不用說。真正顯示出他播音才華的是給《動物世界》《人與自然》兩檔節目做解說,因為這兩檔節目,他的聲音深入了廣大中國電視觀眾的心。趙忠祥用他那非常有磁性的聲音,把所有的人帶到一個現實的、夢幻的、陌生的又近在咫尺的世界里——曾經的地球是生命的搖籃,地球上的所有生靈都和睦相處著,直到人類的誕生,改變了這一切。

我們相識後,我知道了趙忠祥在我們中國電視廣播事業中,有多麼了不起。他是我們中國第一代電視工作者,1959年,趙忠祥進入中央電視臺的前身北京電視臺擔任播音員,是中國第二位電視播音員,也是中國第一位電視男播音員。他從事電視播出的那個年代,我幾乎都不知道這個世界有電視的存在。1967年,我在黑龍江的農場總部,看見過一個大個兒的蘇聯電子管電視機,有人告訴我,這裡曾經放過蘇聯電影,我一直想去看。由於當時我的身份就是個普通的兵團戰士,級別不夠,也一直沒有看成。直到1985年,我們家才有了第一臺電視。應該說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,趙忠祥就已經是家喻戶曉的播音員了,那時候人們都叫他們播音員。不過,1983年春節以後,又有了主持人的叫法,後來,又有了大家調侃的“國嘴”之說。

這些年,沒少和他在一起,最後一次接他的電話,是去年在美術館,我父親的遺作展開幕的那天。他說:“昆兒,我走道兒有點費勁,不去了,我和你老爸有過交往,他在天之靈能理解我,祝展覽成功!”我連連道謝。我認識趙忠祥是在1977年,那一年我27歲,他已經35歲了。我們是在籃球場上認識的。那時候,他人高馬大,虎背熊腰,大伙都叫他外號“大熊”。他非常好交往,而且講義氣,我們年紀小,別人霸場子,他總替我們說話。